“副业失败的一天”小组里有着职场HR告诉新京报财经

[复制链接]
查看81 | 回复0 | 2022-9-23 04:05: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副业成功案例,从设计师到自己的插画店。图/IC

        白天,他们是设计师、程序员、公司员工……身着职业装,穿梭在高层建筑和办公室之间;到了晚上,他们“变身”成直播UP主、司机、健身教练等各种角色,利用个人时间在主营业务之外寻求收入。

        2022年8月末,贝壳财经记者在微博搜索“副业”时发现,他们的话题已达到28.7万次讨论和1.3亿阅读量。豆瓣“副业失败的一天”群共有20.70,000名会员,在线分享彼此的副业心路历程和各自的感悟。小红书里也有超过60万条相关笔记,其中不少网友分享了不同的副业攻略。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过自己的“斜线生活”。根据猎聘《中国人力资本生态十年变迁白皮书(2011-2022)》)研究数据,2022年51.85%的劳动者将从事副业,增加 33.1%。

        对于 Z 世代来说,副业是他们生活中的另一个支点。这种由自己的爱好或特长决定的职业,不仅可以提高抗风险能力,还可以在工作之余从事自己喜欢的事情,从而减轻工作压力。

        年轻人对兼职的热情,也让很多机构都可以从他们身上找到财富密码。一时间,“0基础编辑,轻松月入上万元!”等各种广告大肆宣传!“做好这件事,一个月赚2W+”出现在各种社交平台上,引起了年轻人的关注。但值得注意的是,类似的培训机构,鱼龙混杂,稍有不慎,就有可能造成重大损失。

        “副业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更要先把工作做好,主业的发展不能被副业阻碍。” 一位职场HR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年轻人选择副业并没有错,但同样需要做好充分的准备。“毕竟,你急于进入的副业,其实是别人的主业。”

        为什么要成为“斜线青年”?收入、利息和发展

        晚上8点,下班回家的张宇熟练地将刚从网上买的颜料和画笔整齐地摆放在工作台上。她计划用两个晚上的时间在客户寄来的一双运动鞋上涂鸦。

        25岁的浙江姑娘是一家广告公司的设计师。晚上回家后,她是一名兼职的“球鞋涂鸦艺术家”,手里拿着画笔在球鞋上画出客户寄来的画。

        从2022年1月开始,这种天天放假做副业的日子已经持续了半年多。“订单几乎每隔几天就会收到,虽然每个月的收入只有两三千元,但至少能应付开支。” 张宇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远在重庆的王雪赶紧吃完手里的饭菜,靠在沙发上,不停地刷着手机上的一个游戏伴侣平台APP。她几分钟前才登录自己的账号,随时可能收到平台派送的订单。

        多年前,王雪开始利用下班后的时间做兼职来赚取收入。她告诉记者,她的很多朋友都在做自己擅长的副业。一些人开始在社交平台做UP主,分享日常生活和穿衣技巧;有些人选择写剧本并提供原创故事;有些人利用他们的下班时间代表他们开车。“现在年轻人消费能力强,与其把个人时间浪费在电视剧和购物上,还不如多做点副业,让自己的钱包更充裕。”

        近年来,副业占据着下班后的“12小时”。所谓“副业”,是指在八小时固定工作之外的兼职工作。这个被“Z世代”称为“八小时生存,八小时发展”的行业,正受到越来越多年轻人的关注和涌入。

        据领英调查报告显示,疫情期间,超过60%的职场开始或计划发展副业和兼职。

        “之前看小红书、抖音等平台,发现很多网友都在分享自己的副业心得和得失,觉得很有意思,就想试试。” 人告诉记者。

        “越来越多的人成为‘斜线青年’的三个主要原因是寻求额外收入、出于兴趣以及自我投资和改善。” 张莉分析,“受疫情影响,‘增加收入’成为越来越多人的选择。当副业成为刚需时,‘斜线青年’逐渐成为一种社会趋势。”

        利息是副业的核心,增加收入是副业

        


        王雪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游戏中遇到的一位客人发来了和他一起玩的邀请,“小姐,你要接单吗?” 王雪想都没想,毅然答应,“等一下,在线。”

        她连忙洗了把脸,回过神来,登录手机游戏陪她玩。

        游戏作为副业是偶然的。有一次她和朋友玩游戏,对方说:“你技术这么好,声音这么好,不如当陪练教练吧”,这让她想到了兼职陪练。

        刚拿出全部积蓄买房的王雪,手头紧。为了减轻压力,她考虑了多个副业方向。而和她擅长的可以在家工作的副业一起玩,让她非常兴奋。

        真正进入这个行业后,她才发现,和她一起玩并不像她想象的那么容易。由于只愿意做兼职,王雪没有加入公会,而是选择了“单打独斗”。但是,平台上绝大多数愿意花钱找陪练的优质客户,早就被各个公会拉走了。作为一个“小透明”的新人,即使偶尔拿到零星的订单,收入也不是很高。

        “一个月差不多2000块钱。” 王雪告诉记者。让她开心的是,通过和她一起玩,认识了很多有趣的人,很多人甚至成为了她的线下好友,“我可以玩游戏,赚钱,了解世界上有趣的事情,不开心。”

        重庆00后李梅(化名)半年前开始在下班时间给粉丝直播插花,并尝试带货售卖。“工作以来,工资只够房租和日常生活,根本攒不下钱,于是就有了创业的想法。” 李梅解释了自己的初衷。

        李梅说,副业不一定是最赚钱的,但一定是她最擅长、最舒服的。如果选择一个不熟悉的行业,还需要花费学习时间,而且成本太大。想了想,她确定了自己在插花领域的副业方向。一方面,她开了一家插花工作室;另一方面,类似的手工艺品利润更高。有的干花花束只要十元钱,经过设计制作,每束可以卖到近百元。

        虽然半年的收入一般,但李梅并没有放弃,“副业不是一蹴而就的,经营起来也需要时间和精力。至少和以前相比,根本没有人看到。现在有了粉丝数以万计,经常在店里下单,既然选择了副业,以后一定会继续坚持下去。”

        培训机构爆发:“零基础”“月入几万”吸引学生

        “0基础编辑,轻松月入上万元!” “做好,一个月赚2W+”,各种培训广告出现在各种社交平台,吸引了很多渴望创业,但苦于缺乏技能的年轻人。

        “看似‘千经’无穷无尽,其实并没有什么作用。” 报名了“0基础学习视频剪辑”的90后安浩,讲述了自己之前的经历,非常无奈。在他看来,机构除了教他最基本的知识外,什么都不做。

        2022年初,安好想到了“编辑短视频增加副业收入”。不久后,他在网上联系了一位“专夜人士”,交了600元的费用后,加入了他推荐的“短视频剪辑班”。

        “一开始,对方一直在鼓吹这个行业以后能赚多少钱,还承诺毕业后不定期帮忙分流,发布剪辑任务,增加收入。” 安浩告诉记者。但很快他就发现,对方只是每天在群里发一些软件使用视频,让学生们跟着操作,却很少有即时的解释。每次我问一个问题,我都很久没有得到答复。后来,他发现这些“课程”可以在很多平台上免费获得。

        安浩问他能不能多学点,对方告诉他,他交的学费只是普通班的学费,想要多学,还需要另外交学费。

        贝壳财经记者注意到,目前市场上有大量的副业广告,内容十分吸引人。在这些广告中,“音频主播”、“编辑”等行业可以轻而易举地赚到几万块钱。很多年轻人因为副业焦虑跳进去,结果发现同类培训机构鱼龙混杂,一不小心就会上当受骗。

        2022年,一款国产音频应用“发声”的广告,引起了重庆姑娘西西的注意。很快,希希支付了3000多元,报名参加了对方开的培训班。机构承诺,学习结束后,平台不仅会提供大量书籍供学生录制,而且每次录制可获得几十至几百元,可作为长期副业经营。

        西西告诉记者,培训课程的内容包括录音软件的操作、播音方式、广播剧解读等,除了在线课程外,课后还会布置作业和老师点评。

        “下课后,我发现班里的学生水平参差不齐,甚至很多人的普通话发音都不标准。” 在西西看来,录一本书不仅需要录音师的音高,对音色也有严格的要求。而这些都不是零基础的学生能在短时间内学会的东西。“我觉得很多人可能不花钱,也得不到成长。”

        


        那段时间,希希认真学习了声乐技巧和发音标准。他还将根据老师布置的作业进行有声读物旁白、人物声音和其他剪辑。“当时,我想尽快完成学业,这样我就可以通过接单赚钱。”

        但经过两个月的学习,她发现现实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美好。平台会定期发布录制任务,但“每次都有几万人去抢几十本书,根本抢不到”。平台之前承诺的签约合同不再遵守。

        8月29日,记者登录“黑猫投诉”后发现,已有近百人向类似平台投诉,称其为“虚假宣传”、“诱导消费”。“确实有些人通过在平台上录书赚钱,但更多的人最终可能会亏本。” 一位网友无奈地说。

        “现在市场上有各种各样的培训课程,其中有龙蛇混杂。正规的机构帮助学生提高水平,也有机构希望借此机会从中获利。” 安浩道:“他们才不管学生们以后能不能赚钱,他们一付钱,就真的赚钱了。”

        “分清主次,你的副业是别人的主业”

        “年轻人为了开辟新的赛道选择副业并没有错,但很多人不知道自己应该选择什么样的副业,也没有相关经验的积累。贸然入行容易失败。” 张宇告诉记者。

        “当时,我想做的副业就是增加额外的收入,但没想到钱是赚不回来的,反而贴了一笔。” 李斌告诉记者,他在2022年就看中了这个视频风口副业赚钱的书籍,打算利用下班后的私人时间去做。视频方面,我高价买了相机、三脚架、麦克风等设备,升级了家里的电脑,还特地请朋友学习视频剪辑。

        那段时间,李斌每天下班回家就开始写剧本和拍戏。几个月后,李斌痛苦地发现,他发布的几十个视频几乎没有点击率和评论。此外,长期熬夜也影响了自己的工作。公司上级多次提醒他工作状态,不调整可能面临失业风险。

        无奈之下,李斌只能停止副业。“我之前算过账,平时花的时间和精力成本就更不用说了,现在就算是二手加工设备,至少也要亏几千块。”

        副业远不是年轻人想象的那样。记者在贴吧、微博等社交平台搜索时发现,不少网友感叹副业不易,甚至有人吐槽“熬夜做PPT,含泪赚了10块钱” ,“视频播放量不容易达到”。40W,却只收了两杯奶茶钱。”

        “虽然副业比主业更自由,但它带来的收益却远非理想,更何况做副业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张莉向记者分析,“要在八小时的工作之后,继续把精力投入到副业的经营上,实属不易。很多年轻人在这个阶段很可能有‘主次之分’,最终导致主业和副业都没有做好。”

        一位职场HR告诉记者,除了收入和消费不匹配之外,年轻人热衷兼职的原因,是因为前途未卜,他们习惯于以自己的爱好或专长为出路,提前规避风险。工作场所。但值得注意的是,选择副业需要先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不能因为副业阻碍自己在主业上的提升。同时,在选择副业的时候,也一定是自己擅长的领域。在进入行业之前,您需要更多地了解行业和市场。不要盲目听信市场上的虚假宣传,选择以前从未接触过的领域,否则很可能以损失惨重而告终。

        “如果准备不充分,建议不要贸然做副业,好好利用这段时间去学习,提升自己的能力。” 上述人士表示,“副业的成功也是需要经验的,毕竟你选择的副业,其实是别人的主业。”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谭澈主编徐超校对薛静宁

        阅读更多我的文章

        秦澈

        新京报记者

        记者主页

        文章来源互联网,侵权请联系276698048@qq.com,我们会立即删除处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