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今天是: 2022-05-19    美好的一天,从现在开始

李非连续8天开8场吉他直播,收入是医院3倍

[复制链接]
查看58 | 回复0 | 2022-5-7 04:06: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从2020年6月10日开始,连续8天,李飞(化名)在某电商平台上共进行了8场现场吉他表演,每晚8点开始,每场持续约1小时时间。卖掉 25 门在线课程后,李飞重返医生岗位。

        在某电商平台,李飞课程单价999元,618期间单价829元。李飞介绍,“交Y收入在他自己和平台之间平分50-50”。粗略估计,在618期间,他靠卖吉他课赚了1万多元。

        身为吉他老师,李飞是北京某医科大学的医生,也是北京某三甲医院耳鼻喉科的医生。

        其实,在医院里,像李飞这样兼职的医生不在少数。据丁香园《2021年中国医学人才发展报告》显示,62.2%的从业者仍在考虑或从事副业,45.8%表示正在考虑或从事多种类型的副业。

        调查发现,由于缺乏休息时间,大量的副业依赖互联网和多站点实践。其中,在微商销售等互联网医院兼职的比例最高,其次是为其他机构撰写或审稿文章,培训机构为讲师。医护人员各种副业的背后,是他们工作收入低、生活压力大的残酷现实。

        图片来源:《2021年中国医学人才发展报告》

        以副业养家糊口,收入是医院收入的3倍

        2007年,李飞弟1次接触吉他。一年后,他开始兼职吉他教学,从此吉他教学成为他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李飞坦言,“我教吉他很久了,差不多是在学医的时候,做了十几年了。”

        2012年,李飞考入北京某医科大学从事科研工作三年后,李飞毕业。由于没有科研博士生名额,李飞进入了北京一家三级医院的培训工作。

        在医院工作期间,李飞一边工作一边教吉他。那时,李飞的月薪并不多。 “只有国家补贴2000到3000元。经过一年半的改革,基本实现了同工同酬。不过一个月也就一万元左右,有的时候甚至可能不到一万元。数千。”

        对于李飞来说,很多时候,他在医院的收入还不如自己的吉他教学收入。因为李飞的吉他弹奏水平很高,曾在全国比赛中担任评委,所以他的课程经常有比较好的销量和收入。

        李菲教学生课余时间弹吉他

        来源:李飞

        “吉他教学的收入主要看个人努力的高低。比如我之前考过,可能一年多没考过,但是最近因为疫情,我们没考过”还没开学,时间比较充裕,一个月能挣一万两万块钱。如果你忙于医术,就少花点时间在副业上,可能一个月能挣几千块。 。”

        其实,很多医护人员的副业收入甚至比自己还高。医院工作的收入,对他们来说,就是靠副业支撑主营业务。

        “如果我的工资水平比较高,那我可能不会出来做副业。”周晓晓(化名)是衡阳市一家三级医院检验科的医生。去年12月,她休了产假。她开始在国内专柜做化妆品代购。

        “因为我们都交了护照,不能出国,所以可以在国内专柜买。有活动的时候,可以收集一点订单,然后天天卖。”周筱筱形容自己的副业。

        2013年大学毕业后,周晓晓进入医院工作。工作7年,她的月薪只有6000元左右。做代购后护士干点什么副业赚钱,周筱筱每个月能赚一万到两万左右。 “我没细算过,每个月都不一样,前几个月受疫情影响很大,4月份可能会差一点,1万左右,5月份2万左右。6月份,应该没问题。”

        2020年6月18日这一天,周筱筱带着三位代理商奔波于杭州各个专柜之间,一次采购了近30万件化妆品和护肤品。 “618期间可能卖了15万到16万,我还没算,我发了100多个快递。”周筱筱表示,剩下的产品会囤积起来,以后慢慢卖。

        “我在国内囤货很多。因为国内专柜的特殊性,所以和海外代购是不一样的。在海外买一件东西是真正的优惠,但是国内专柜需要一次性买很多。会有积分和商场福利的样本,你要数七七八才能计算折扣,所以你一次购买的金额比较大。”

        


        618周晓晓当天在柜台排队购物

        图片来源:周晓晓供图

        李飞和周筱筱的副业收入已经超过了在医院的收入,但这种副业毕竟支持主业的医务人员很少,大部分收入都不高从他们的副业。此时,他们可能会同时从事多个兼职工作,以获得更多收入。其中,多重身份与多重身份交织在一起。

        多个副业背后的多个身份

        李莉(化名)是广州某三级医院传染病科的护士。为了赚钱,她从事过很多副业,做过直销代理、微商和医药公司的抽血。

        从2017年开始,丽丽开始兼职卖燕窝,“我姐姐在马来西亚,她会直接从工厂卖燕窝,我偶尔帮她带一些,我在朋友圈打广告like这个,不过也不是天天发,想起来才发一次。”

        2018年11月,李莉在邻居的劝说下开始了Vx生意,在Vx群里卖衣服和背包。但在卖了几个背包后,李莉发现这些产品的质量有问题,于是她退出了微商群,结束了她的短期副业。

        2019年5月,李莉在医院同事的介绍下,又开始了另一项副业——帮助制药公司做研究和采血。 “当时我们单位一大群的同事问有没有护士愿意去兼职采血,正好那个时候有空,就去了。”

        采血兼职是按次数收费的。当一家制药公司有志愿者献血时,它需要专夜人员来抽血。一般来说,“一个人一次是50元,如果两个人同时抽是80元,三个人是100元。”

        不过,由于疫情,李莉很久没有接到采血令。

        与李莉类似,赵静(化名)也同时从事多个副业。赵静是湖南某二级医院泌尿外科的护士。除了在医院工作,她还在电商平台兼职卖货,同时也是咨询培训机构的代理。

        2019年9月,赵静加入某电商平台,主要负责宣传推广。 “这个副业是店加零售的方式,顾客可以在店里下单,因为我考虑到当时医护人员很忙,我不可能一直回复每一个顾客的信息, “微商。现在这个平台有自己的客服,可以自己下单发货,当时觉得比较省心,所以选择了这个。”

        除了兼职零售,赵静还在教练培训机构工作。做代理。她曾考虑考公务员,于是在一家辅导培训机构买了门课程,后来成为该机构的代理机构。她的主要工作是“通过小红书抖音等应用推广机构和课程”。

        目前,这个副业可以给赵静带来每月2000-3000元的额外收入。

        其实,无论从事多少副业,医务人员的身份始终是他们无法摆脱、也不愿意摆脱的身份。

        我不想失去医疗状况

        李丽虽然从2017年开始从事过3份副业,但她并没有完全坚持每一份副业,因为在她的心中,她一直是一名医护人员,一份需要专夜、信任和声誉的工作.

        “我只是不想用别人的信任来换取我们的欺骗。”这是李莉离开Vx业务团队时在Vx业务群中说的。正式创业仅一个月后,李莉就决定不做。 “我发现我卖的东西质量不好,所以我质疑他们。他们确实是假的,但是群里有很多委托人,那些委托人每次他们都会说产品好卖东西。”

        李莉质疑某微商团队售假

        图片来源:李莉提供的照片

        因为欺骗客户是不可接受的,所以丽丽放弃了这个副业。 “我的Vx里基本上都是我认识的亲戚朋友同事,我怕我卖的东西不好,影响这个人对我的评价,影响我的名声。”

        


        也正因为如此,李莉虽然帮姐姐卖燕窝,但很少在朋友圈发帖。三年里,她只卖了一个燕窝。

        即使副业生意红火,收入远高于在医院工作,医护人员也不愿离开医院全职从事副业工作。

        “也许我们是代购,孩子长大了,有人问孩子你妈妈是做什么的?他说‘在医院’肯定比说‘代购’好。”周筱筱虽然现在做代购一个月能挣两万元,但她还是舍不得出院。

        此外,稳定性也是一个考虑因素。 “其实我和老公也想过,因为我现在做的还不错,如果再开一家淘宝店,规模可能会扩大。”不过,周筱筱最终还是决定留在医院。 “我老公也在做生意,我们觉得如果我们俩都做生意,会不稳定,我在医院工作可能是铁的工作。”

        如果说周筱筱是因为现实和稳定的考虑不愿意离开医院,那李飞是真的热爱医疗行业,也不愿意离开,放弃医生身份。

        “因为我个人还是很喜欢做医生的,我喜欢做手术,喜欢去门诊,这是我喜欢做的事情,所以我还是很舍不得放弃做医生。几乎是一样的意思是作为副业来支持主业。”

        虽然大部分医护人员都不愿意放弃自己的医疗身份,但他们不得不从事与医院无关的另一份工作。可能是医护人员的收入太低了。

        “毕竟,我还是要养家糊口的,对吧?”

        对于丽丽来说,“我没有钱,我想赚外快”是她做副业的主要原因。目前,李莉的月收入在7000-8000元左右,在广州生活并不容易。 “工资其实对我的生活影响很大,因为我的房贷每个月要还6000-7000元,还有孩子要养。”

        对于周筱筱来说,经济压力就更大了。她有两个孩子。第二个孩子刚出生,她正在休产假。医院工资只有6000到7000元左右。如果她不从事副业,家庭的经济压力将全部落在她的爱人身上。

        “我周围的许多同事都在做副业。”周晓晓说,医务人员做副业其实很普遍。 “我们的同事有微商产品、甜品店、游泳池。是的,每个人都会做点小生意,因为如果单靠医院的收入,绝对不足以养家糊口。”

        周筱筱其实很支持医护人员做副业。 “因为我们医生组的工资确实比较低,所以我也希望大家的副业都能蒸蒸日上,让大家不要那么紧张。我有个同事有两个孩子,她老公在疾控中心实验室。他们是从事这种工作的,他们的生活压力会比较大。希望大家的收入能更高,至少和自己的努力成正比。”

        其实,目前医务人员的薪资水平确实不容乐观。据丁香园《2021年中国医院薪酬调查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医院员工的平均工资约为19.7万元。而且不同城市之间的工资差距是显而易见的。比如经济实力在三线城市中还算不错的邯郸,比全国平均水平低66%,仅6.75万元。

        不同城市平均年薪统计

        来源:《2021年中国医院薪酬调查报告》

        2020年,鼎祥源、鼎祥人才连续五年发布《医疗行业人才发展报告汇编》。调查结果表明,医务人员的工资水平亟待提高。 40.4%的医生年税后收入低于10万元;护士和药剂师的税后年收入在6万到10万元之间。

        过去一年医务人员税后收入

        来源:《2020年医疗行业人才发展报告汇编》

        在这个薪水水平,医务人员不得不从事副业,即使他们在做副业的过程中遇到了障碍。李飞目前的情况是“以副业维持主业”,但他希望增加医务人员的收入,从源头上解决问题。 “我觉得如果医院的收入好,就没有必要做副业,因为医生已经很忙了。如果医院的收入不好,建议做副业。毕竟你要养家糊口,对吧?”

        策划:渣男

        制作人:

        文章来源互联网,侵权请联系276698048@qq.com,我们尽快删除处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